北京短期投资理财产品|为什么要投资理财产品
今天是:2020年01月30日 星期四 農歷 正月初六
本網熱線:

新聞熱線:028-8652280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特稿

【本期策劃】同一蒼穹下 愛聚大涼山


來源:關愛明天      發布時間:2020-1-17 10:24:36 


策劃 本刊采編中心   執行 本刊記者 莫爾佳


涼山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是四川省民族類別和少數民族人口數量最多的地區,也是典型的深度貧困地區。2018年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親臨大涼山腹地視察,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將“脫貧攻堅作為最大的政治責任、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發展機遇”來抓。


目前,涼山州共有青少年150多萬人,其中困境青少年群體約3.6萬人。近年來,在涼山州委州政府的重視下,以離退休老同志為主體、各級黨政有關部門和群團組織以及社會愛心人士參與的關愛行動在大小涼山蓬勃發展:點點星火,照亮大山里困境青少年的成長之路;關愛之焰,漸成燎原之勢。


2015年,涼山州關工委與上海“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簽訂“涼山助孤助學項目”合作協議,針對涼山州困境青少年開展關愛幫扶活動。截至2019年底,該項目共計在該州幫扶了5137人次的“事實孤兒”、貧困學生和服刑人員子女,總計發放資金超過350萬元。四年的時間過去,“涼山助孤助學項目”已成為涼山州關工委牽手社會公益組織、凝聚多方正能量,齊心助力困境青少年健康成長的一塊閃亮的“關工”品牌。


——————————————————————


緣 起   一切為了孩子


“我們支教老師們的想法都很單純,就是想把孩子帶好,就是想為山區的教育做點貢獻。” 


在上山的土路硬化之前,出入普格縣孟甘鄉米爾村,可不是件容易事。村民要去縣城的話,如果錯過了每天早晨下山的面包車,就只有步行兩小時走下山路后再搭車。額布有一次往村里學校運送物資,貨車陷在上山的泥路里。他和同行的支教老師用手挖泥,從當天晚上7點忙活到次日清晨5點,才把車輪從泥里拔出來,重新上路。


1.jpg


哈甘基點小學的孩子們在課余時間玩游戲


村里呢?2015年時,村里沒有一座磚房,最好的建筑是烤煙房。屋里大多昏暗、潮濕、不通風,幾乎不見任何電器。土豆是村民唯一的蔬菜,大伙兒只有在特殊節慶日才能吃上一頓肉。村里沒有校舍,孩子們讀書,是在志愿者捐助的帳篷里。


2014年,額布26歲。這個生長在東北的蒙古族小伙,在那年年底結束了在自己大學畢業后持續了好幾年的“背包客”生涯,來到米爾村拉各洛打小學,成為了一名支教老師。


額布抵達米爾村那天是周六。因為沒有住處,村里人給他挪出一間牛棚,在里面放了張床。“連個被子都沒有。”額布說,自己當時和另一名支教老師下山去別的村“搬一些生活用品過來”。第二周周二,額布返回米爾村的途中,在山下遇到一個騎著摩托車的村民,后者認出額布是來村里支教的老師,便順道把他捎到了村里。“當時他還說了一句話:我們以為你都走了呢。”額布解釋道,“因為條件真的特別差,他們可能以為我被嚇跑了。”


回到村里的第二天,適逢村里在做民俗活動。額布沒有去參加,但村民卻來敲門,特地給他送來了一大碗羊肉。“總有人問我為什么支教這么久,”額布說,每次被問起,他都會給對方講這個故事,然后開玩笑說,自己就是為了那碗羊肉才選擇留下的。“那天我在心里暗暗下定決心,要留在這兒,留在涼山,為孩子們做點什么。”


到涼山的第二年,額布在機緣巧合下,結識了長期致力于教育扶貧的上海“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的秘書長楊銳。2015年的秋天,基金會在涼山成立支教部,額布成為了支教部的負責人。現在,支教部有來自全國各地的65名支教老師,分布在昭覺、普格、布拖、美姑四個縣的28所學校任教。


支教部在招募老師時,以半年為一期。許多志愿者在加入時,都抱著“支教半年或一年就離開”的想法。但他們中的不少人,都一再延長了停留在涼山的時間。徐麗霞就是其中一員。這名廣東姑娘,在昭覺縣支爾莫鄉勒爾村小學,一呆就是4年。


勒爾村小學位于被稱作“懸崖村”的阿土列爾村山腳下。每次家訪,徐麗霞都要沿著那條800多米的鋼梯爬上爬下。談及此,支教部的其他老師都會感嘆:“別看她這小身板,我們都爬不過她。”幾年過去,“懸崖村”里每一個孩子的家,徐麗霞都去過了。“同事是爬不過我,可我也爬不過孩子。但他們都特別貼心,每次上山,我都和學生們一起,他們會刻意放慢腳步等我,或者走我后面。”徐麗霞這樣說著時,眉眼彎彎,笑容溫柔。


徐麗霞在家鄉的工廠上班時,見到不少從涼山過去打工的彝族青少年,她對這些聚在一起便會說“不同語言”的孩子心存好奇,總愛與他們攀談。“那時候認識兩個女生,她們告訴我,因為家里窮,不得不出來打工支持家用。年紀小的那個女孩才16歲,正在讀小學五年級。她說,學校正放寒假便來賺點錢,之后還要再回家讀書。”從那之后,徐麗霞就產生了到涼山支教的想法。后來,她在網絡上搜索到“同一蒼穹下”涼山支教部的招募公告,便加入了這個團隊。對自己被分配到勒爾村小學這件事,徐麗霞沒有太在意,“反正都是教孩子,去哪兒都一樣。而且兩年前新教學樓投入使用后,學校條件已經挺不錯了。”她說。


“這幾年,隨著涼山州精準扶貧工作的推進,不少學校的環境都改善了。”額布說,目前支教學校里條件最差的一所,是支教老師金夢依所在的昭覺縣哈甘鄉哈甘基點小學。


金夢依是浙江嘉興人。兩年前,她受一次旅行途中與農村孩子近距離接觸的經歷的觸動,辭去了在日本薪資待遇優厚的工作,報名加入了“同一蒼穹下”涼山支教部。家人對她的決定很不理解,極力反對她來涼山。金夢依便給媽媽說,“我去兩個月就回來。”她笑了笑,“結果就呆了兩年。”


哈甘基點小學新校舍還需要一學期的時間才能建好,現在,學生們扔在帳篷里上課。山區風大,學校又位于山坳里面,“時不時帳篷就被吹翻了。”金夢依說,今年連著兩個學期,帳篷都被掀頂過。“那些支撐固定帳篷的鋼管,都彎曲變形了。”但令她驕傲的是,即使冬日里沒有帳篷擋風的早上,她班里的學生仍然會堅持早讀,“其他班的孩子會圍在旁邊看,但他們就是很自覺,不管外界環境怎樣,該學習就學習。”金夢依剛接手的時候,班里孩子考試沒人能及格,“現在,”她語氣中多少帶了點雀躍,“最高能考80幾分呢。”


直到現在,額布在拉各洛打小學支教時教過的學生還會和他聯系。“他們都叫我‘爸爸’。”剛過而立之年,尚未結婚的他撓了撓頭,臉上露出一絲帶著尷尬的甜蜜。“我們支教老師幾乎都還沒有自己的孩子,但我們對學生是有一種類似的感情的。”他說,支教部的每一名老師,想法都很單純,“就是想把孩子帶好,就是想為山區的教育做點貢獻。” 


2.jpg


徐麗霞給自己所帶班級的學生上課


成為支教部負責人后,額布的日常工作生活相較以前做支教老師時忙了不少。每個月,他都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奔波于各所支教學校,“督學聽課,協調問題,和支教老師一起做家訪。”正是通過家訪,額布和他的同事接觸到了不少需要幫助的孩子。“孤兒、‘事實孤兒’、貧困學生、服刑人員子女……”額布說,在這過程當中,基金會和支教部產生了在涼山開展助學項目的想法。


“我當時感覺,這個項目如果光靠我們來做,力量會有些單薄,推進過程中也會出現諸多不便,最好還是能找到相關部門合作。”就這樣,2015年底,額布代表“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與涼山州關工委取得聯系,希望能夠針對涼山州困境青少年,合作開展助學活動。


主管:四川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主辦:關愛明天雜志社 版權所有:關愛明天網 Copyright ? 2015(www.gact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來源為關愛明天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關愛明天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8-86522806

備案號:蜀ICP備16015725號 川新備16-00006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北京短期投资理财产品 生物医药龙头股票推荐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 j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日本av女优性交视频 成都沐足用品大全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图 最新最全番号网站 南京沐足服务比较好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足球即时比分网DS 南昌按摩服务会所 20选5规则及奖 股票融资费用 福州按摩芳香保健会所 安徽11选五5开奖 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