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短期投资理财产品|为什么要投资理财产品
今天是:2020年01月31日 星期五 農歷 正月初七
本網熱線:

新聞熱線:028-8652280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訪談

鄉村代課教師潘平忠 “扶貧首先要扶教育”


來源:新京報      發布時間:2019-3-1 16:43:31 


李一凡


原標題:鄉村代課教師潘平忠 “扶貧首先要扶教育”


1.jpg


代課教師潘平忠給一年級學生上新學期的第一課。本版攝影/賀俊怡


2.jpg


代課教師潘平忠在孖堯教學點教學樓二樓敲簡易制作的上課鈴。


2月25日,48歲的代課教師潘平忠抱著書本走進教室,和他的18個學生一起開始了新學期第一課。


在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縣平永鎮階你村孖堯教學點,潘平忠是村里唯一一名代課教師。1991年,時年20歲的潘平忠高中畢業,面對村里師資匱乏的現狀,毅然回來,在孖堯教學點當起了一名代課教師,這一干就是28年。


由于師資缺乏,從2012年起,潘平忠不得不教授語文、數學、美術等所有科目,還得為學生們做營養午餐、輔導功課。目前,孖堯教學點硬件設施逐步得到改善。


潘平忠說,對農村孩子而言,教育極為重要。希望今后有新的老師加入,讓孩子能學習更多先進知識文化。


他獨自一人堅守在鄉村教學點,任教28年的故事,經媒體報道后,在當地引發關注。


27日,一名在外務工的學生家長告訴新京報記者,很多年輕教師都選擇到外面工作,不愿意回來,“潘老師能堅持下來,真的很不容易,我們的小孩能在家門口上課,這真的要感謝潘老師”。


昨日,新京報記者從榕江縣教育局獲悉,按照當地規定,代課教師“民轉公”的條件,必須是1986年以前參加工作的才有資格。


談教學:


7年前開始一個人教授全科


新京報:2月25日開學,給學生上的第一堂課是什么?


潘平忠:第一堂課是學生的安全教育,剩余時間,我讓學生溫習了一下上個學期學過的內容。這就是我的教學方法,我一直把安全教育放在第一位,所以每個學期開學都要先做安全教育,之后溫習以往知識點,最后才再開始本學期新知識的授課。


新京報:教學點現在有多少學生?


潘平忠:18個,都是一年級學生。我們這里地方小,只有一百多戶人家,生源也就少。2015年起,除了一年級,其余年級的學生都到鎮上中心學校讀書了。因為我們這距離鎮上比較遠,學生太小走不了,所以一年級就在這里開辦。


新京報:你要教授哪些學科?


潘平忠:所有課程我都教。比如語文、數學、美術、體育、科學,還有社會實踐活動、思想道德等。我們一個星期安排30節課,每天6節。課表是我根據我們貴州教學大綱排的,語文、數學和科學排課較多。除此之外,我還會對學生進行課外輔導。


新京報:一個人教全科這種狀態,是從何時開始的?


潘平忠:這是斷斷續續的,有時上面派一個老師來,就是兩個人教課,如果撤走了就成了我一個人教。我一個人教全科,大約是從7年前,也就是2012年開始的。后來來過一個老師,待了兩年到別處去教書了。從2015年起,我一直是一個人教孩子。


談日常:


除了教課還當孩子們的“廚子”


新京報:教授這么多科目,平時會學習補充自己嗎?


潘平忠:有。比如像我們開設了很多“副科”,如果在某些方面不清楚,我就訂一些教材自主學習,或者手機上網查找相關資料。所以說一個人有時真覺得挺累的,但是我打骨子里是熱愛教育事業的,所以也無怨。


新京報:每天上課鈴是你來敲?


潘平忠:上下課的鈴都是我在敲,全校就我一個人,也沒有其他工作人員。下課了,學生到操場上去玩,有些學生跑得遠一點兒,用嘴巴喊他是聽不見的,鐘聲一敲,再遠的地方他也聽得到了。


新京報:你還負責學生的營養餐和功課輔導?


潘平忠:現在就我一個人,除了教課,也是孩子們的“廚子”。購買營養餐的食材、做營養餐,都是我一個人。我們鎮子上的學校都實行配送,但我們這里是單獨教學點,離鎮比較遠,所以食材都是我騎車到鎮上去買。


課外輔導是這樣的,我們現在主要是抓教學質量,有些差生,我當然要利用課外時間來對他查漏補缺,為了不讓他掉隊。比如他在某一學科上比較差,我就會單獨叫他到辦公室來一對一輔導。所以這么多年來,我的教學成績都超出縣平均分的。


新京報:中午放學時,你還會送年幼的學生回家?


潘平忠:中午我會做營養餐,但有些同學想回家吃,孩子只有幾歲,走山路我不太放心,可能對大人來說幾百米距離不算遠,但我們這里是山區,有的路還是很崎嶇的,我擔心孩子回家路上有危險,所以就送他們回家。


談初衷:


為當地培養出人才是最大理想


新京報:你是何時成為代課教師的?


潘平忠:1991年9月,我從平永鎮中學畢業后就一直在這里代課。當時我們鎮上缺老師,全鎮就我一個人中學畢業,所以我就來教他們。之后在教書過程中我意識到知識的重要性,為了提升學歷,我還利用假期到凱里學院讀了大專。


新京報:堅守在教學點28年,動力來自哪里?


潘平忠:主要是當時看到鎮上一百多戶人家,沒有出來一個大學生,深深刺激到了我。當時跟我一起在外面讀書的同齡人,基本都輟學了。另外看到自己家鄉很落后,所以我就有了這樣一個決心,如果我能夠當老師,一定要讓家鄉這些孩子都能讀到六年級,然后再去讀初中。


新京報:有想過放棄、離開嗎?


潘平忠:沒有,在我們當地教學,為我們當地培養出人才,這是我最大的理想。至于其他的,我還真沒有什么想法。


我有很多同學都到外面去打工了,工資非常高,一個月有七八千,甚至上萬。剛來這里代課時,我一個月44元工資,那都堅持下來了。現在工資也不多,2000元多點,我覺得在這里很安心。


新京報:你曾說,“對農村孩子而言,教育極為重要”,這句話怎么理解?


潘平忠:那是有感而發的。我也的確這么認為,鄉村扶貧,首先要扶教育。一個人,如果他有文化素質了,他當然自己會找吃的,不管他有工作沒工作,他文化素質高,總會自己找出一條出路來。


新京報:這些年,學校硬件設施有改善嗎?


潘平忠:學校的設備是上級匹配下來的,冰箱、消毒柜、電磁爐,還有碗柜、留樣柜等,這些東西現在都有了。基本的教學設備也越來越齊全,黑板和桌椅都有改善。


談未來:


愿為鄉村孩子付出一輩子精力


新京報:家人支持你現在的工作嗎?


潘平忠:家里人最初是反對的。我妻子以前抱怨我掙得少,說孩子的學費都不能指望我。我有兩個孩子,從小在這個教學點讀一年級,是我一手教的。后來孩子上學需要錢,我妻子就到外面去打工,孩子讀到大學,可以說學費她承擔了大部分。她也曾經勸我跟她一起出去打工,我拒絕了。我跟她講,我有這種理想,不管她怎么說,我都不會改變,最后她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后來我常跟家里人溝通,說賺錢多少,都是外在的,真正能把孩子帶出來、帶好,才是重要事。溝通多了,我妻子也就被我的執著打動了。


另外,我父母身體不太好,我不怎么陪在他們身邊,其實也挺愧疚的。


新京報:對于這所學校,你有何期許?


潘平忠:我希望現在這個教學點能夠辦到二年級,讓學生三年級再去鎮子上讀,學生大一點了到鎮上去,家長也放心。再一個,我希望能夠解決教學點人員匹配問題,如果能再來個老師和食堂工人,那是最好的。


新京報:下一步,你個人有何打算?


潘平忠:我自己當然是希望能夠為我們鄉村孩子,付出我一輩子精力,盡我應盡的責任,這是我的想法。如果我對教育不熱愛的話,早就離開了。


很多人不理解我,問我為什么不到外面去,偏偏在這個貧困山村里教書。我說人各有志,這是我的理想。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實習生 萬笑天

主管:四川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主辦:關愛明天雜志社 版權所有:關愛明天網 Copyright ? 2015(www.gact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來源為關愛明天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關愛明天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8-86522806

備案號:蜀ICP備16015725號 川新備16-00006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北京短期投资理财产品 日本av激情电影 重庆时时彩 哈尔滨按摩休闲会所论坛 剑的秘密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 实时比分500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一 大赢家配资 三级片电影导航 3d今晚上试机号金 新疆时时彩 日韩成人片 筑志软件红中麻将代理 黄色片马上看 网球比分网雷速 成都按摩最好